而且如果真的和玄医派有关的话,陈风是不可能不知道的,要知道他师傅可是将那浩如烟海的传承一一都传给了陈风,并无无遗漏。

别的方面还不好说,玄医派的方方面面他还是门清的,可是搜遍了所有的传承,都没有任何关于黑袍的消息。

难道是想错了?

陈风不由的皱了皱眉头,如果说真的和玄医派有关的话,或许能够在这些黑袍的身上发现些什么也说不定。

陈风的身影再次飘忽了起来,这一次他没有直接的攻击那些黑袍,反而想是蜜蜂绕着花朵一般,各种侧面的骚扰,从来不正面交手,也算是在收集各方面的信息。

慢慢的,陈风的心中产生了些许的冷意,因为他真的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,而如此恐怖的的景象或许只有玄医派能够做的出来!

这些身着黑袍的存在一个个的都无比迟钝,不论陈风怎么攻击这些家伙,他们都傻傻的站在原地不动,一看就是神智不怎么正常的存在。

同时陈风还在有意无意中发现了这些黑袍的秘密,这些家伙之所身着黑袍还真就不像之前想的那样是在耍帅,真的是有必要的理由!

所有黑袍之下都是恐怖的面容,龟裂的皮肤,干枯的四肢,皮包骨一般的存在,难怪是如此瘦弱。

那一个个黑袍的眼神之中都充满着凶狠,尤其是陈风的招式之中带着玄医派的痕迹时,黑袍的动作就变的更加狂暴!

或许真的是玄医派的隐藏手段了。

陈风心中不由的叹了一口,自己传承之中没有查到就说明变换了手段新出现的,而新出现的自然是和玄医派的那个家伙有关了。

怎么能如此残忍?

陈风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忍,因为他已经猜到这些家伙为什么会如此这般模样了,心中自然是多了几分的怜悯!

如果真的是玄医派所培养出来的底牌的话,也仅有一种可能早就眼前这般地狱景象。

那就是药人!

一种仅仅只是听着传说就能吓的人睡不着的手段。

在玄医派浩如烟海的传承之中,自然是记载着一个非常狠毒的手段,那就是把人当做药物一般缓缓的培养,因为涉及到的纲常lún_lǐ,所有历代都是被作为禁术一般的存在,从来没有人真正的炮制过药人!

陈风怎么都没有想到,他竟然真的亲眼见识到了这种恐怖。

药人药人,顾名思义,就是把人看做是药物一般培养,毒药怎么才能增加毒性?那就是在培育的时候用毒药做基料,日夜培养出来的毒药毒性自然更加的可怕。

如果将这些代入到药人身上的话,足以想象这些药人是怎么成长为先天高手了,成了先天之后再灌输以秘法,突破等级就不难了。

难怪这些家伙的黑袍下如此恐怖的景象,一切都是在炮制之中经受的苦难造成的,浑身上下不会有一块完好的皮肤。

甚至这些真正成长起来的存在,都一定能再称呼他们为人了。

他们就变成了药人。


状态提示:第1774章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我在荒野做美食》《我,鸣人,绝不做圣母》《宇智波家的肉装剑士
回到顶部